公务员的薪水真的和传闻一致?2006年工资改革后,按国家公务员工资标准,以普通科员为例,职务工资380元,级别工资380元,加上补贴、所有福利不过2500元,试问,在现在物价普遍上涨的社会,这样的待遇算得上是高薪?基层公务员也是上有老、下有小,也需要正常的衣食住行,难道还没有加薪的必要?

摘要: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何香久关于“上调公务员工资”的建议引来一片热议。一边是公务员为收入低“吐苦水”,一边是公众对其“优厚福利”大“吐槽”。昨天,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公务员局党组书记兼副局长杨士秋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务员工资应该上涨。
…哭“穷”。近日,全国政协委员何香久关于“上调公务员工资”的建议引来一片热议。一边是公务员为收入低“吐苦水”,一边是公众对其“优厚福利”大“吐槽”。昨天,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公务员局党组书记兼副局长杨士秋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务员工资应该上涨,目前中央已责成有关部门调研。他同时表示,公务员的灰色收入也应通过一系列措施解决。热点回应工资上涨有着迫切需求杨士秋表示,基层公务员非常辛苦,他们处在第一线,同时由于职级层次决定其收入也比较低。中央对此高度重视,责成有关部门进行调查研究。目前正在全国进行公务员职务职级并行的试点,试点成熟后可能会全面推开。杨士秋表示,我国公务员职务工资从2006年以来一直没有上涨,解决工资上涨问题有着迫切需求。“毫不含糊地讲,我认为应该为公务员涨工资。”杨士秋说,不解决这些问题,基层工作肯定受影响,对此,社会各界应该达成共识。杨士秋呼吁民众,应客观理性看待公务员涨工资的问题,不能把少数腐败看成整个公务员队伍的腐败。另外,部分公务员存在灰色收入,但这也不能把该现象与整个公务员队伍特别是基层公务员队伍收入低混谈。灰色收入应通过一系列措施解决,但公务员收入低的问题也要解决。北京落点未考虑上调公务员工资昨天,北京代表团召开全团会议,会后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接受采访时表示,尚未考虑上调公务员工资。李士祥表示,目前很多人都呼吁上调公务员工资,但这个上涨问题很复杂,资金虽然不是主要问题,但制度是主要问题。另外还有审批程序,国家六部委都有文件,公务员的津贴、年终奖都要按照程序上报审批,监察部、财政部、人力社保部都要审批,这个事情是制度设计,所以说不是轻易能够调整的,一定要系统地研究,按照程序来办,目前没有研究这个计划。123
/ 3 页下一页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昆明市家乐福超市有限公司工会主席陈科含:“公务员工资合理一点、阳光透明一点,老百姓的质疑就会少一点。堵住公务员灰色福利的漏洞,和打开科学合理的加薪通道并行不悖。”

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何香久称,他将向大会提交提案,建议大幅提高中国公务员[微博]的工资,尤其是基层公务员群体的工资。何香久说,在2006年-2013年间,公务员的级别工资共涨了4档一级。以一个正处级干部为例,其级别工资总涨幅约为37.2%,平均年增长4.7%,而同期,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累计增长了74.8%。(南方都市报3月2日)

  湖南一个大城市组织部干部科科长任正科级实职已有8年,如今每月拿到手的工资3000元出头。“今年春节同学聚会我没去,万一比起收入来,我的脸往哪儿搁?”他说。

  文/晟达者

多数公务员没有灰色收入

现在有一种比较带有普遍性的观点是,公务员收入已经足够高,公务员不该涨工资。可这种观点的依据是什么?我们无从知晓。对于公务员群体也一样,政府要想给公务员涨工资,理由是什么?公众也无从知晓。而且公务员的工资又不属于信息公开的范围。一边是公务员群体抱怨工资低,一边是社会公众质疑公务员收入高,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公务员涨工资要想形成共识就变得非常困难。公务员加薪的诉求在公众的习惯性质疑面前,只能是一次次地流产。

  王志强说,现在网上舆论把个别官员的福利扩大到每一位公务员身上,把对腐败和特权的仇视投射在每一位公务员身上,这对广大基层的公务员来说太不公平了。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公务员[微博]局党组书记兼副局长杨士秋接受采访时表示:基层公务员非常辛苦,收入也比较低。中央高度重视,责成有关部门进行调查研究。我国公务员职务工资从2006年以来一直没有上涨,解决工资上涨问题有着迫切需求,毫不含糊地讲,应该为公务员涨工资。对此,社会各界应该达成共识。(3月10日中国网)

新京报:基层公务员的工资有多低?

大幅提高公务员工资,何香久先生的提案未必会引发社会公众的共鸣,但公务员加薪却是一个应该可以公开讨论的公共议题。无论是对于公务员群体,还是质疑公务员收入高的群体而言,这样的讨论应该说都是有价值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公务员加薪之所以成为敏感的社会话题,本身就是因为缺少一场关于公务员该不该加薪这样的大讨论。

  “网上都说公务员工资高,在一个贫困县城我一个月的工资都买不起一平方米的房子,这能算高工资?”网络上一些对公务员的指责,让他感到很委屈。

  现在,社会上下大兴节俭之风,公务员过“紧日子”成了常态,可是“紧日子”不是“苦日子”,不是要求公务员们不食人间烟火,更不是要衣衫褴褛、朝不保夕,公务员也应该保障基本的福利待遇,也需要共享社会发展的成果,更需要理解和支持,公务员加薪不会动了谁的“奶酪”,反倒是公平性的一种体现,是社会进步、公众认识趋于理性的体现。若如此,何乐而不为呢?

灰色收入

现实语境下,大幅提高公务员工资的提案符合公务员群体的期待,可并不讨社会公众的喜欢。因为公务员涨工资已经不单是公务员群体的事情,而是整个社会关注的焦点。

  盐城某县一位工作不满三年的年轻公务员对记者说:“一年下来能拿到4万块钱,说实话和我当初想象的有差距。我的那些没考公务员的大学同学,收入基本都比我高。没想到当了公务员,却成了同学中的‘低收入人群’。”

  基层公务员的辛苦也许是鲜有人知的,他们涉及的工作可谓是实实在在的“点宽面大”,夏天防汛,冬天防火,信访维稳、秸秆禁烧、经济发展、计划生育,一个个“一票否决”犹如悬在脑袋上的利剑,随时随地就能让他们“饭碗不保”,稍不留神,也许就“身陷囹圄”了。“5+2”、“白+黑”几乎是基层公务员的工作常态,也许一个短信、一个电话就能让基层公务员计划的假期全部泡汤,基层公务员也有家人,也需要享受天伦之乐,陪陪孩子、父母,如此都难以满足,这样的心酸谁能看到?

隐性福利灰色收入遭质疑

在公务员加薪的问题上,存在着两个误区。一种观点是将公务员加薪与公务员腐败联系起来,一提起公务员涨工资,马上就联想到公务员腐败。认为公务员在工资之外还有许多隐形的福利,再加薪就拉大了收入差距。另一种观点是认为公务员工资已经足够高,没有加薪的必要。然而公务员工资水平究竟如何?人们往往是人云亦云。或者说公务员高收入这个结论更多的是出于一种习惯质疑。

  镇江市一位处级干部则直言现在基层青年公务员收入太低。他说:“我现在一个月拿五六千元,过日子是没问题。关键我这个年纪,已经没有房子、孩子这些压力了。但对于很多年轻人,这部分支出一个月就得两三千块钱。现在物价、房价都高,年轻人经济压力真的很大。”

  不久前,有媒体报道,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何香久将向大会递交提案:建议大幅提高公务员工资,随后,两万多人迅速跟帖,铺天盖地的骂声让人惊讶;现在,官方声音一出,貌似已经不能用“炸开了锅”来形容如此“盛况”了,甚至有评论调侃:公务员涨工资就是一出定好了结果的电视剧,早已经板上钉钉,只等民众“理解”,达成“共识”罢了。如此调侃着实啼笑皆非,试问,基层公务员加薪究竟动了谁的“奶酪”呢?

何香久:肯定不够。但我有稿费,足够我生活。

从湖南冷水江公务员工资的被公开,到各地公务员对工资的吐槽,以及身边公务人员的感触,应该说公务员加薪的诉求比较强烈。然而公众对公务员收入水平的质疑同样强烈。大幅提高公务员工资的提案未必妥当,但作为一项公共议题,的确有讨论的必要。

  唯有公开透明方能赢得理解

  2012年,绵阳一基层硕士公务员吐苦水,自曝收入低,压力大,政治学习几乎都是打麻将喝酒,2013年网上一则“公务员升迁之路”更是引发社会广泛讨论,中国公务员升迁之路共分8级,要想从普通科员爬到顶点的省部级,最快也要30多年,几率只有5万分之一,要是“无钱”“无背景”升迁之事可谓“难于上青天”;同年7月,四川一28岁副镇长主动辞职,甚至坦言道:“工作无非是谋生的手段,要么改善自己以及家人的生活水平,要么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或者更好的是两者皆有。而自己呢,两者都没有实现。”一个看似前途大好的副镇长,一封简简单单的辞职信,一个一个被爆出的基层“潜规则”,在让社会大众大跌眼镜的同时,更伤痛了基层公务员的心。

何香久:打死我也想不到。网民的评论我都看了,他们对公务员群体的成见太大了,甚至有网友把公务员写成“公恶猿”。这也警醒了我们,公务员要努力工作,维护自己的形象。

  职务、职级“双低”的年轻公务员,对薪资压力更加敏感。他们面对的是强烈的心理落差和房价、物价的现实压力。

  公务员常常被冠以“金饭碗”“金领”的称号,社会地位高,工作轻松,性价比一流成为了多数人眼中公务员行业的显著代名词,然而,公务员行业真的犹如众人所想象的那样吗?“一杯茶、一叠报就是一整天”真的就是公务员生活的如实写照吗?基层公务员有怎样的心酸和苦楚呢?

何香久:我认识很多年轻的基层公务员,他们一方面觉得,公务员锻炼人,另一方面也觉得公务员比较稳定,以后好找对象。

  云南省勐海县布朗山乡乡长赛勐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月拿到手的工资是2984元,最近在县城买了一套商品房,总价30万元,贷款20多万元,每月还贷压力巨大。“由于收入低,很多年轻人来乡镇干一两年,就走掉了。”他说,国家应该对表现优秀的基层公务员进行奖励,为基层创造“拴心留人”的好环境。

  “加薪提案”

  “你们的工资怎么比我们还低?”一位负责门禁管理的保安员旁观许久后忍不住插话。据记者了解,这个区城镇居民2013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3万元,社会平均工资接近4万元。相比之下,这两位副科级公务员的工资水平尚未“达标”。

禁吃请,禁送礼,禁发年货……随着一项项禁令层层加码,人们听到了公务员“为官不易”的叹息,也似乎印证了某种“猜测”——公务员除了工资外,还有隐性福利和灰色收入。

  “当前公务员工资制度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应是工资制度、工资标准体系、公务员晋升机制的规范化、科学化、一致化。”周维强表示,新一轮公务员薪资改革应解决津补贴名目繁多、发放秩序混乱的问题,逐步消除地区和部门之间不合理的收入差距,最终促成公务员津补贴发放与国有资产、行政权力彻底脱钩。“让公务员的工资回归到国家严格要求的位置上,使公务员的收入与其所在部门拥有的权力完全无关”。

何香久:我的提案有具体说明,也吸收了专家研究的学术成果,经过很多实地调研总结出来的,包括和不同地区,不同行业的对比。

  公务员,可能是当今中国最纠结、最矛盾的职业之一。一面是每年数百万人争挤公务员考试“独木桥”,一面是公务员群体自爆清贫、吐槽彷徨。公务员,这个本应“普通”的职业遭遇了“围城”般的认知。今年全国两会上,一些代表委员提出“应该给公务员涨工资”,瞬间便引爆舆论,不少网友表示不同意、不理解、不可想象。

何香久:我已经公开了。我在我所参加的会议上,都跟大家说,我有多少房子,我的经济状况,而且,我们每年都填财产申报表,这个申报表,都是绝对真实,没有一点水分。

  张莹(化名)是宁夏川区一名副科级乡镇干部,工作4年多的她每月工资只有2476元。“每个月还房贷就要2500元,你说这日子咋过?”张莹说。

三问公务员涨薪

  广西某地级市正科级公务员林夏说:“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日子比较难过,普通科员工资拿到手只有2000元左右,只顾个人生活没问题,要养家糊口、买房买车,都还是要‘拼爹’。”

何香久:这规定主要是对那些有灰色收入的少数官员。对基层公务员无所谓。我和广大网友一样,痛恨腐败行为,一只老鼠坏掉一锅汤。对公务员的贪腐分子,应该大力清除。现在中央已经下了决心。

  全国两会上,一些代表委员指出,应该正确理性地看待公务员队伍和待遇。不能将一般公务员与手握实权的“领导干部”简单混为一谈,更不能将公务员与“贪腐”划上等号,不能“以偏概全”地将公务员概念“污名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