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当我躺在床上准备睡觉时,我会想:如果我是一个草原人,现在一定是穿着厚厚的羊皮袄,站在蒙古包外面,仰望满天星星,远处有灯光在黑暗的草原上闪烁着。

       
我在蒲公英的带领下,参观了这个颇让他自豪的美丽景点,我缠绕在稻草人哥哥的脖子上,和小雀一切倾听有趣的故事;我替苍耳阿姨把它一个个熟睡的小宝宝带到整个世界;我沮丧的把脸埋在地里的土豆找回自信;我在田野里的这段日子,一会儿去树上过夜,一会儿枕着星光入眠。这是我度过的最快乐的时光。

 我摘下一支桂花,闻着这清香,我不禁望着天空,月光渐渐亮了,远处的夕阳也只留下点点红霞。我不禁感叹一天又这样过去了,而我却什么也没做。

我们的操场虽不华丽却永远充满生气,它让我们享受快乐,忘掉忧愁,让我们拥有面对挫折,重新站起来的勇气。好一个“魔力操场”啊,你在我的童年画布上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大约十几年前,我是个很没礼貌的小孩子,每个周末,总是在吃过早饭后去小饶家玩。而我妈妈早饭又做的极早,所以我常常是坐在小饶家的沙发上,等着她起床,而后转战到她家厨房陪她吃饭,我知道他爸爸厨艺极好,但是现在记忆中就只剩下清炒卷心菜了。我也常常陪着她妈妈化妆,她妈妈的化妆品真的是好多啊,摆满整个梳妆台,我看着她妈妈一层一层的把各种瓶瓶罐罐涂在脸上,那时候觉得眼影和腮红是极其漂亮的东西,各种颜色,还闪闪的。如果说我对化妆品最初的了解,应该全部源于她的妈妈吧,毕竟我妈妈是一个几乎素颜一辈子的女人。

  我多么想做一个草原人啊!因为那里的空气总是那么清新,天空总是那么晴朗。羊群一会上了小丘,一会又下来了,走到哪里都像给无边的绿毯绣上白色花朵。远远的,能望见一条迂回明如玻璃的带子——河流。牛羊成群,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鞭子的声音和姑娘小伙唱的动听的民歌。            指导老师
李雪梅

     
我不知疲倦的飞呀——飞呀,我看到了那一片无垠的绿。我旅行的第一站,是草原。我冲下去,向正在吃草的牛伯伯和羊叔叔热情地打着招呼。我在它们长长的胡须见穿梭,玩得不亦乐乎,我轻柔的为蒙古人拂去脸上的灰尘,把炎热全部赶跑,给整个草原带去了无限的清凉。我做完这一切后,在草原上打了两个滚,就和草原不辞而别。

 周围有无数细小而又清脆的声音,让人感到无比的轻松,不时天空传来几声不知名的声音,抬头望去,是几个黑影飞过,我想应该是鸟儿吧!月光照在我身上,身后出现了我的影子,再抬头看月亮,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很多不知名的星星。

也许这个操场没有大会堂那么富丽堂皇,也没有金字塔那么光彩夺目,但这里凝聚着我们的汗水、欢笑与泪花。炎炎夏日,看到同学们顶着火辣的太阳奔跑在操场上挥洒一颗颗充满热血的晶莹的汗珠时,我便回忆起以前:

一个夜来香一样的女孩,在我和小饶一起听《穷开心》的时候,她是我一个普通同学,和很多初中女生一样扎着马尾,露着宽阔的额头,大大的眼睛,常常咧嘴笑。她还是一个很会画画的女孩,一个作文写很棒的女孩,一个从来没坐在我身旁的女孩,很像一缕清风或者阳光,此刻我想起我的初中生活,她依旧是最清新明媚的那个。在我终于有权利自己选择同桌的那个前夜,我想,我要和她讲,我要和她做同桌。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我永远没再见过她。听说是转学了。我偶尔会想,如果她还在,会和我做同桌么?我会和这个清风和阳光的一样的女孩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我常常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口静静地想:我要是一个草原上的小女孩,那该多好呀!那里虽然没有霓虹灯,没有高大的建筑物,但却有遍地的绿草,我坐在一个蒙古包里,怀里抱着一只温驯、可爱的小绵羊,悄悄地跟小羊说我的心里话。

     
于是,我和春风姐姐,夏风哥哥,秋风阿姨,冬风伯伯挥手告别,独自踏上了旅行的路。满世界的风景,足够我欣赏啦。我这么想着,兴奋和开心让我不由得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惹得白云妹妹咯咯地笑了起来!

 月光越来越亮,周围越来越暗。我的心绪不禁飘远了。想到外太空,想着那由行星和恒星组成的银河。望着那斑斑点点而又闪烁的星星,不禁想到银河系。想着那个晶莹的球体,上面蓝色和白色的纹痕相互交错着,周围裹着一层薄薄水蓝色“纱衣”的地球,那个在银河系里唯一有生命而又美丽的地球。并且有着广袤的陆地、浩瀚的海洋、茂密的森林、苍翠的群山
、绿色的草原、清新的空气、清澈的江河、迷人的湖泊以及多种多样的生物。我又不禁感慨地球之美,地球之大。而在我的世界里是那么的小。

这个神奇的操场,究竟长什么样儿呢?它呀,长得像一张超大的印度飞饼,四周环绕的长长的红色跑道如同给“飞饼”抹上了一层厚厚的番茄酱,中间是深绿和浅绿相间的人造草坪,宛如一块大大的绿豆雪糕,最有意思的是两坨白色的奶油,奶油里还有网格花纹的巧克力呢!怎么样,够美味吧!偶尔还有小朋友踢进去几个黑白相间的球,没错!那两坨白奶油就是酷酷的足球门。

而还有的人,我真的很讨厌她,评价她“四个事”最合适了,我常常和她撕逼,一个喜欢郭敬明的女孩,一个看小说会哭的不能自己的女孩,一个喜欢把嘲讽的语气日常化的女孩,再我搬着桌子离开的时候,我是决绝的。和她在一起,我除了看了郭敬明笛安小狮安妮宝贝,我除了了解很多科比听她巴拉巴拉各种NBA,我除了骂一声妈的智障,我不知道我越来越怀念,越来越靠近她。而我是决绝的离开的!我始终是讨厌她的。妈的智障!一个分不清讨厌和喜欢的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