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改革方向是提倡素质教育,这是好事。譬如中考(微博)的一些科目中,书上内容只占30%,大部分是理解题。这对农村教育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任泓旭说。

  个不高,语言简练,性格爽朗,总是面带笑容,见到郝振凯的时候,这位山村小学的校长正在给孩子们上数学课。由于学校老师缺口大,除了日常的校务管理,郝振凯还兼着二年级的数学以及全校的体育课程。

也正因此,2009年底平鲁成为“全国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工作先进地区”,这一殊荣在全国仅有92个地区获得。正如教育部长袁贵仁所言:义务教育是教育改革与发展的重中之重,而均衡发展则是义务教育的重中之重。

首先把孩子接去城里上学的一般都是在城里买上房子的多一些,这样把孩子接过来更好的能亲近孩子,有利于增进感情,其次城市里的各种设施比较齐全,更能开阔眼界,有时候很多书本上的知识对于没有见过,感受过的人来说很难理解,比如小学语文课本上学到故宫,这么小的孩子一般理解不了故宫是啥,因为在农村接触不到,甚至农村的老教师都没有见过,也是凭自己理解去讲给孩子们,但是在北京上学的就不一样了,周末有时间的就可以带孩子去故宫看看,身临其境再加上课本上讲的肯定认识很深刻,第三就是生活质量也不一样,在城里爸爸妈妈在一起,隔几天就会做些好吃的饭菜给孩子,在身边能更好的注意到孩子的营养搭配,就算不懂的,身边这么多城里人影响着,也会慢慢的受环境改变,城市里生活上还是比较方便的,什么样的瓜果蔬菜都能买的到,孩子在城市长大等上大学了也不会显得自卑,而且在城里爸爸妈妈身边长大更安全,不会偷偷的去洗澡等等吧,我是农村人,后来到城里工作根据我自身经历总结的,只供参考,谢谢

  每一次这样的活动,我们都收获满满的感动,有爱心企业出资为孩子购买礼物的,有市里景点和游乐场免收门票的,这既是一次爱心行动,也是企业和单位担起社会责任的一种体现。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一间教室两个班 部分孩子站着上课

目前,世界发达国家大多普及了12年免费义务教育。我国个别地方也在分步骤地试行12年义务教育。在近年来的全国“两会”上,12年义务教育更是屡屡被写进代表和委员们的议案和提案,成为热议的话题。

我来回答,这个问题应该肯定,目前,城市教育水平相对比农村要好很多,特别是偏远地区的农村。

  愿意参与这次爱心活动的企业和个人可以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03142150902。

  新华网杭州3月27日电(记者余靖静)一道时政题,“2010年亚运会在哪里举行?”他教的整个8年级,无人答对——从教后的第一次测试情况,让来到浙江省青田县万阜乡任教的“80后”老师任泓旭意识到,适应素质教育,是摆在山里娃和他面前的一道槛。

  由于学校条件差,年轻老师不愿意来,三位代课老师只能教授最基本的科目,英语、计算机等课程孩子们都没有接触过。城里的孩子懂外语、会电脑,可山里的孩子连普通话都说不好,有的孩子连县城都没去过。郝振凯说。

宽敞明亮的教室,舒适的宿舍,干净卫生的食堂餐厅,齐全的专用教室和后勤服务室,标准的运动场,微机室、语音室、多媒体远程教育室,每个教室安装有电视机、DVD……2008年秋季开学,投资5000万元建设的12所美丽典雅的园林式小学出现在平鲁的山庄窝铺。每个乡镇一所高标准寄宿制小学,替代了农村原来所有的小学和教学点。

乡下读书的长大了基本上都在外面打工,可在县城读书的,特别是从小学开始读的,12年读下来差不多就是150位同学,不说一半吧,哪怕就是留下30到50位同学那也是不得了的一张关系网,你就算是县城里的一个普通职员,有了这张关系网,你也能活得很滋润。

  2015年的儿童节又要到了,今年咱们怎么过呢?我们是这样想的。

  除了学习,任泓旭更担心山里娃“一片空白”的家庭教育。学校的孩子绝大部分是留守儿童,据他观察,到了六年级,无论男女,都会自己烧饭炒菜。有些孩子的父母离异后,两边都撒手不管,孩子只能跟着老一辈过。曾有一个女孩,爷爷生病,办低保、去县城代为求诊、取药,往来都是她一个人。

  一间大教室里,两个班同时上课;校长、老师都身兼数职,教授多门课程;教室里,因从别的学校淘汰下来的桌椅高低不等,部分孩子只能站着上课;操场上,孩子们踢着老师用布缝制的足球穷欢乐;师资缺乏,孩子们从没上过一节外语课只有4个班级,76名学生,4位老师,其中还包括两个幼儿班,这就是平泉县茅兰沟乡九神庙村小学。

寄宿制学校的生活老师,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都是由代课老师转正的、年龄大一点的老师,而他们中的大部分是达不到学历要求的。因此,在这次推进城乡教育均衡发展中,平鲁区因势利导,让这部分老师干起了力所能及的工作。

教师的水平普遍高一点,学校的教学设备普遍好,

  六一,一个美好的节日,在我们的努力下,城里孩儿和山里娃已经在一起度过了3个难忘的儿童节。

分享到:

  条件艰苦缺老师 校长身兼数职十数年

农村学生进城就读潮,拖垮了农村,挤垮了县城,原有的乡村学校大的变小,小的更小,城里学校却人满为患,一个班的学生人数一控再控也超过80人。孩子们挤在逼仄的空间里,很难说是在接受良好的教育。

以上就是我对父母为了孩子城里上学买房的观点,欢迎大家各抒已见,下方留言评论!

  九神庙小学的孩子们,你们还在踢着我们送给你们的足球吗?

  “小小年纪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这是农村娃‘硬气’的地方,可是他们在心理上是缺失的,尤其是父母的爱。心理健康是素质教育的既有内容,而农村娃的‘缺爱’,已经不是单靠老师和学校就能做好的。”任泓旭说。

  老师好,老师辛苦了。孩子礼貌的问候声,穿透寒意,让记者心中泛起一丝暖意。

与此同时,数量多、规模小的农村学校占用了大量的财政经费,尽管平鲁的教育经费以每年31%的速度递增,全区近一半的可用财力花在了教育事业上,但巨额投资与取得的效益极不相称。

2.城市里的教育无论是环境,师资力量,教学质量,硬件设备,软件设施,肯定是要比农村要强的多,这肯定是个不争的事实!父母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买房让孩子在城里读书我们应该都能理解!

  当然,除了这些,更重要的我们还会根据活动中孩子和家长们的表现,去发现我们教育中存在的问题,并试图传递给家长们一些教育理念。

  在这个海拔500多米的贫困乡,约万名村民散居在72平方公里内大大小小的山头上。唯一的公共交通工具是从乡里到县城的班车,每天只一趟。这位出生于辽宁的小伙子,没有农村生活经历,第一次坐车进山,85公里的盘山路,弯急、坡陡、道窄,一旁是百米多深的水库,两三个小时下来,他强忍着没吐。

  我们希望有城里外语专业的老师给孩子们上一堂外语课,让山里的孩子也体会一下外语教育。郝校长说,他和孩子们有一个梦,想筹建一个多媒体教室。有投影仪的那种,这样就可以把老师从网络上下载来的知识播放给孩子们看和学,让咱们的孩子跟城里孩子一样,学会更多的本领。谈起他的新计划,郝振凯脸上露出期盼的笑容。

让学生们生活得好还远远不是全部,学得好更为重要。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市场经济的强势推进,经商务工进城的农民越来越多,人们的收入也越来越高,在城市买房子的农村人也越来越多,城市的框架在拉大,农村的规模反而越来越小。世代务农的农村人,总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走出农村,到大城市去发展,所以总是千方百计把孩子带到城市去读书。乡村人把孩子送到县城去读书,县城人把孩子送到省城去读书,已经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我们相信,你们记得,就如我们从未忘记你们的笑脸

  山乡很安静,“白天听鸡叫、晚上听猫叫”,孩子们特别单纯,他们会掏出番薯给任泓旭,“老师,吃吃看,里面是红的,很甜很甜。”但另一面,孩子们的视野窄。任泓旭来山里前曾在城里中学实习过,他做了对比:农村孩子身上有股韧劲,背书快,几百字能很利索地背出来,可理解题就成了“克星”。

  期盼能上一堂外语课 想为孩子们筹建多媒体教室

这绝不只是简单的“上山下乡”,其背后蕴含了政府精雕细刻般的运作。在实现了义务教育全免费之后,平鲁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无差别教育的打造上。

2.从一而终,省却以后换来换去的麻烦。以前读书,小学三年级前在生产组的学校读,四五六又去村里读,初中去乡镇上,高中再到县城。大学之前,要跑好几个地方,一般的孩子怎么能适应得了!

  现在,准备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不论您是企业还是个人,如果您愿意献出一份爱心,加入到我们的队伍当中来吧,给孩子准备一个大礼包,抑或是一身新衣服,或者一件小玩具,我们一起去看看大山深处的孩子们,一起去感受一下,城里的家长和农村的家长在教育孩子的态度和方法上是否有所不同。

  大学里,他的专业是历史,现在他主要教“社会”,“师资紧张,农村老师本来就要求‘全能’,专业不对口很正常。我要做的是,至少在这个科目上,不让孩子跑输给城里娃。”

  这些孩子的家庭条件都很差,条件好的都外出读书去了。郝校长说,半年前,一个社会上的爱心团体说要给学校捐献一批桌椅,把孩子们高兴坏了,他们一直在等。

如今,曹元返回了凤凰镇寄宿制小学上学。他高兴地对记者说,这儿的学校条件比城里的还好,老师教得好,吃得也很好,而且每周还能洗一次澡。每个学期只需要给学校交面粉10斤、油10斤、莜面30斤等食用物品,而这些都是自家种的,父母的负担大大减轻了。

一般是出于两方面考虑:

  最美姐姐陈佳美、红脸蛋的李欣悦,你们还记得地质博物馆里的神奇和肯德基的美味吗?

相关文章